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網球場夜調教
網球場夜調教
天快變黑了,在樹林邊的網球場四周沒人,所有的社團活動大都結束了,校園靜悄悄的。


  「賀爾蒙的注射好像發生作用了。」武澤瞇起眼睛看愛子。雖只有四天,可能是由于連續注射的關系,所以愛子的身體曲線看來成熟了。即使是穿上網球裝,腰圍也顯得豐滿些,這也許是心理作用吧!


  「愛子,每天給你做特訓,你是不是很高興?」武澤把愛子摟在懷里親吻。


  「唔……」愛子發出低沉的哼聲。雖說是認命了,但對插入嘴里舌頭的感覺還是厭惡,不由得產生惡寒,從背后掠過。


  吸吮可愛的舌尖時發出啾啾的淫猥聲,期間武澤把唾液送過來。


  「哎呀……好臟………」愛子雖是快哭出來,但仍將唾液吞下。


  武澤手伸入運動衫,撫摸乳房。


  「不要!」愛子小聲拒絕。


  「好像大了點,這是我特訓的成果,你該感謝。「「啊……教練……不要這樣……」「好吧,叫你來是為了特訓,現在要改變你的姿勢,拿球拍,擺好姿勢。


  「武澤意外的松手,但給愛子的不是」球拍「,而是真正的球拍。


  「是,教練,」愛子松口氣,拿起球拍,擺出擊球的姿勢。


  「上身彎一點,背后太直是無法應付對方殺球的。」武澤的手從背后推愛子的肩。


  「是。「愛子照武澤的話,上身向前頃。


  「很好,然后腰要向下沉,屁股向后挺。」


  「是的,教練。「愛子露出稍為疑惑的表情,但還是照做了。


  今天沒有過份的要求,也許是真的指導網球了,愛子松一口氣,甚至還產生期待感。


  「很好,這姿勢不錯。」武澤雙手抱胸前,好像很滿意一樣,跟著說:「就這樣不要動。」「是,教練。」愛子很順從的回答,以為真的檢查她的姿勢,但是想法太單純,因為武澤的手突然伸入三角褲里。


  「啊!這是做什么?」這樣叫為時已晚了,因為褲子已被拉到腳下,愛子不由得驚恐的哀求著說:「教紳,請不要這樣。」「這東西會干擾特訓,從下次起,你來時不要穿三角褲。知道嗎?」武澤蹲下去,從愛子腳下脫掉三角褲,放在自己的褲袋里。


  「這……這是……「


  「不要動!如果你把剛才調好的姿勢弄壞,不會輕易放過你的。」就好像阻止愛子回頭似的,武澤搶先說話。不讓愛子有思考的時間,跟著解釋說:


  「愛子,你要記住!這姿勢是站立性交最好的。」「什么?」愛子不由得發出驚訝的聲音。


  「這個姿勢使陰莖順利進入陰戶里。」武澤拉下運動褲的拉鏈,掏出自己堅硬的肉棒,用吐在手掌上的唾液潤濕前端。


  「不……教練!不要這樣!」愛子感到背后的動靜,拼命哀求。


  「事到如今,不要這樣慘叫,你和我已經有過十幾次經驗了!」武澤發出嘲笑聲,用龜頭頂在陰唇上。


  「我不要在這種地方………求求你……不要在這里………」愛子為逃避,一面扭動屁股,一面哀求。在神圣的球場變成男人的玩物受到揉躪,覺得自己既可悲又悲慘,只能苦苦的哀求著說:「教練!請不要這樣……」武澤不理會愛子哀求,撩起迷你裙,抱緊光滑圓潤的屁股,把龜頭插入肉縫里。


  「啊!不要……啊……「愛子的慘叫聲在球場拖著長尾音。武澤的肉棒也噗吱吱的插入根部。


  「啊……不要……」


  「你的陰戶實在很好。舒服極了。」只是插進去武澤就謎起眼睛陶醉。


  愛子的肉洞小,那種緊的感覺特別好,里面肉洞像要推出肉棒般蝙動,更夾緊肉棒,不用抽插也有快感。


  這是百人中只一人的上等貨色。


  武澤抱緊屁股,開始緩慢抽插。堅硬的肉棒插入較緊的肉洞,愛子皺起眉頭,發出哼聲,已受過十幾次凌辱,雖沒有第一次的疼痛,但干涸的肉洞受凌辱時還是會痛。


  「不要……不要啦!」


  想逃避用力扭動時反增加快感,武澤更用力攻擊,口中興奮的說:「愛子的陰戶味道太美了,我的肉棒快溶化了。」武澤在愛子的耳邊說淫語,猛烈前后搖動屁股,手伸到前面揉搓乳房。


  「啊……唔……不要……不要啊……」


  「你是笨蛋呀!這世界上哪有人說不要就拔出來的!」更快速噗吱的抽插,手指玩弄乳頭。


  「不要……不要……」愛子的聲音發出回音。


  武澤露出色瞇瞇的笑容,一手夾住乳頭,一手揉搓陰核。


  「不要啊……不要……教練……」愛子用力扭動身體。


  「你這好色的高中女生,乳房陰戶,陰核同時受到愛撫還不滿足。」武澤抓住愛子的頭發,讓她把臉轉過來然后說:「愛子我們來接吻吧,好不好?」武澤接吻后,立刻將舌尖伸入愛子嘴里。


  「唔……」愛子發出痛苦的哼聲,在神圣球場受到凌辱,不由得流出傷心眼淚。


  「愛子,舒服了嗎?這樣還不舒服就沒資格活下去。」更快速抽插,當然不會忘記揉搓乳房和陰核。


  「啊……不要……不要啦……教練……」


  「哼!想不要的人,還流出如此多蜜汁。」武澤嘲笑道。


  「啊………那是……」武澤說的沒錯,愛子無法反駁,屈辱和厭惡使她痛苦,但不知從何時,體內慢慢涌出奇妙的快感。愛子實在不了解為何要受如此屈辱,還會有蜜汁,心中無助地吶喊著:「為什么……這是為什么…………」「這是因為你還不能感受到身為女人的事實。」武澤插到底時對愛子調侃地說:「不過,這黏液是好證明,表示你做我的女人已嘗到性交的滋味了。」「沒有,沒有的事!」愛子絕不愿承認受討厭的人凌辱還有反應。


  「怎么想是你的自由,因為有一時期,身心的感受是不同的。」武澤猛烈抽插,兩人下體相碰發出清脆聲響。


  ************


  「這種時間在這里做啥?」


  突然背后傳來尖銳歇斯底里的聲音。武澤一時間停止呼吸。這是教國文的老處女,她認為除學問外沒有其他東西有助人格的發展,從武澤的角度看,是個頑固的女人。


  「被最可怕的人看到了……首先報告校長,然后教育委員會再是警察……」武澤心里如是想。


  抽插停止。


  愛子知道自己會被開除。


  「哦!因為這學生太笨,今天是特別指導,哈哈!」肉棒仍在里面,使身體密接,發出開朗的笑聲。


  「啊!原來如此!」老處女沒又追問,只是說:「學生的本份是學問,差不多該讓她回家了吧!」老處女用手推一下深渡眼鏡,瞪一眼武澤。


  「哼!大近視,得救了………………」武澤松一口氣,還故意噗吱噗吱的抽插,同時口中隨意的回答:「知道了,馬上讓她回去,無論如何功課重要。」「知道就好。」老處女露出嚴肅的表情走了。


  ************


  「她要你早點回家用功。」武澤扭動屁股,用龜頭在子宮摩擦。


  「唔……不要……」


  「對了吧!你是不要用功,喜歡性交是吧?」


  「啊……教練……饒了我啊…………」


  「那你就說,我是較喜歡性交的女孩。「武澤一面揉搓一面抽插。


  「啊…不要啦…不要這樣…不要啊……」愛子哼著,軟弱無力的搖頭。隨肉棒進出,快感向全身擴散,愛子雖然十分氣憤,但同時向投降的時刻的確已經接近了。


  「啊……不要啊……」


  「你不要假了,流出那樣多的蜜汁,沒資格說那種話。」猛烈抽插時,強烈快感沖向腦頂,愛子沒辦法只有口中無力的哀求:「不要……不要這樣啦……」TOP


  小 中 大 3樓


  「那你說呀!」


  「啊……不……我……是喜歡性交的女孩……」下意識的說出來,理性開始瓦解,產生新快感。


  「啊……啊……不要……」愛子皺起眉頭,微張的嘴露出哼聲,苦悶的扭動屁股。


  「哦!你嘗到滋味了!」武澤瞇起眼睛,改變成小幅度的抽插運動。心里得意的大笑:「現在她完全變成我的女人…………」「啊……放了我吧……放了我啊……」愛子斷斷續縛的哼聲在黑暗的球場邊響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