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回憶里的初吻
回憶里的初吻
她躺在我懷里
這種等待的感覺
好久都沒有過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和我一樣
能感覺到一種悸動在滋長。
還記得那次在樓下
擁抱的感覺,溫存
不想放手。
我們曾為自己做過總結
因為年輕


所以會輕易逃離感情。
那天我們跨出這一步了。
我看著她,
聽她說話,
我們笑。


夜里
她一直拉著我的手
哪怕在夢里。
她沒有美妙的身容
可是我卻前所未有的安心。
靠上去,溫暖襲來。


十年或二十年
算是個承諾吧?
她說
她不能像別人那樣依附著我。
我說
我明白
我習慣了自己陪自己。
愛,在這時
變成了一個動詞。
把對方裝在心里足矣。




靜靜的夜,靜靜的,又想起了她,伴隨著一絲心痛,思緒又回到了多年前。是她帶給我第一次心跳的感覺,第一次酸爽的感覺,第一次甜蜜的感覺和第一次心痛的感覺,從來沒有后悔認識她,不僅是那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撫摸,第一次突破,第一次愛愛,第一次-------。


清純無知,懵懂年少。年輕的心總是帶著一點點的沖動,一點點的純真。那時的愛情才是完全的,不帶一點色彩的愛情,每當回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涌現。哪一個個溫暖的瞬間總是會讓我的心充滿著甜蜜的氣息。


高中時光除了學習估計就是早戀了,基本上過高中的都深有體會。我上的高中是縣級普通高中。無論管得再嚴的學校,明的暗的早戀也可能有殺雞給猴看的事情發生,但是學校想禁絕早戀現象,那是不可能的,我們那個班就有許多對。


那時班里早戀的不少,校外不遠的河堤種滿了垂柳和各種花草,給早戀的男男女女提供了極大的方便。但絕大多數男女朋友最多也只是敢拉拉手接接吻什么的,極少有敢發生性關系的。


在升入高三的時候,面臨著馬上高考,這時候的學習氛圍明顯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大家都在抓緊一切時間學習,但是我還是像以往那樣,不緊不慢的上課、瀟瀟灑灑的玩耍……我的這種散漫的學習、盡情的玩鬧跟班上緊張學習的同學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大家都在緊張的學習,沒有人跟我一樣懶散,但是我卻滿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上課睡覺、下課看散文小說、我一直都是一個會享受的人,對周圍的一切也漠不關心、以至于自己跟同桌梅快一學期,基本上沒說過什么話……對她也談不上了解……


   梅是我剛升高三時候的同桌,不知道班主任哪根神經短路,竟然安排了一個身高一米五多的女生坐在第一排,還是講臺下面,我就坐在她旁邊。對我來說,這和我都沒有什么太大的關系。大家是同班同學而已,而且像她這個身高的,根本不是我的菜。她平時不怎么愛說話,我們之間說的話也不多,我對她也不怎么了解,所以在過去的時間里,我可能已經忽視身邊的這個女孩。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剛分完班、我倆分到同桌的時候,只記得那時候的她個子不高,瘦瘦小小的,帶著一個大大眼鏡,一個齊耳短發,喜歡穿白色大體恤,假小子似的……要多土有多土……這是最初的印象,這種印象直到高三第一學期寒假補課的某一天,發生了轉變……


  一天,我依舊是上課的時候趴在書桌上睡大覺,也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醒了過來,這一醒不要緊,我的胳膊肘無意中觸碰到一個軟軟的東西,我的頭當時還貼在書桌上,我還沒反應過來,但是胳膊肘的觸碰,讓我感到很舒服,我又下意識得往前點了幾下,點了幾下之后,我突然反應過來這是什么,雖然沒吃過豬肉,但是也見過豬跑……我每天在小說上看的情色讓我比同齡人性成熟的更早。我猛地抬起頭,看見梅漲紅的臉,頭低的很低,就要到書桌上了,雙手交叉的放在書桌上,這時候的我,并不是感到害羞,而是注視著身邊的這個同桌的女孩,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她,重新的打量一番,不打量不要緊,這一打量,真的讓我眼前一亮,這哪里還是當初的那位土的掉渣的村姑?現在的梅,是一頭偏黃柔順的頭發,到肩的短發,無比的柔順,齊眉的劉海更顯得少女的青春,一雙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帶著一個銀邊的眼鏡架在高高的鼻梁上,更像是黃書里制服誘惑的蘿莉,櫻桃般的小嘴緊緊的閉著,雖然牙齒不怎么整齊。可能由于我的觸碰,梅顯得格外緊張,緊閉的雙唇時不時的抖動一下,在我剛剛碰的那鼓鼓肉團,由于呼吸急促,一起一伏的,讓我頓時雙腿之間支起了高高的帳篷…


在緊張的學習生活中,時間就像水溝溝里的泥鰍,抓不住它就溜了。很快就到春節了。實話我對這個破節日半點興趣也沒有。但我實在是個喜歡惡作劇的家伙。我用一大張薄薄的草稿紙做了一個紙袋,然后從食堂弄了一個冰棒的食品袋,裝了半袋自來水,扎緊了,裝進紙袋里,用膠帶紙粘的嚴嚴實實的,外面大大的寫上說明:請在黑暗處用力撕開,會有驚喜喲!


下午晚自習課間時,我敲了敲梅的后背,說: “梅,節日禮物,送給你!”


她懷疑的看了看,微笑著收下了。過了一會,我看到她拿著我送的禮物走出了教室。不久,她低著頭從外面進來,走到座位上坐下后弄了弄衣服,然后轉過頭來,臉上紅紅的害羞樣子的說:“弄了我一身水!”


我看著她就像傻子一樣壞壞的笑。我現在真是搞不懂我當時怎么會想出這么腦殘的主意的。她顯得有點害羞,背對著我,輕聲說,“你剛剛怎么那樣子…”我裝作不明白,挑逗她,“哪樣子?”哈哈,想起來就好笑,她更害羞了,轉身就想走,我輕輕的把她一拽,不讓她走,沒想到用力有點大,將她拽到我的懷里了,她臉紅遍了,臉那白白的脖頸也跟著紅起來。我也顯得驚慌知錯了,第一次這么親密的抱著她,和她那鼓鼓的胸部挨的是這么近,近的可以擦到我的鼻子。我呼吸急促了,受不了了。我那男人的本性,身上流著的狼的血液已經沸騰,真想狠狠的親她,但最后還是沒敢,她頭一直低著問,“可可以放我下來了嗎。”“哦,可可以。”我把她放下。


讓我沒想到的是,這次惡作劇一下子拉近了我們的關系。


于是飛紙條的日子開始了,一來二去,我和梅子關系打得火熱,班里的同學都認為我們是談戀愛了,其實我心里明白,但也就將錯就錯,也不否認了。再然后就開始真的約會,一天,晚自習下課后,一起走出教室,走著走著,我突然拉她的手,她躲了一下,但是沒躲掉,也就順從了,這就算是表白吧。,很木訥的順從著我。就這樣,好靜、時間靜止了,我無意的手里拿著樹枝胡亂打著路邊的小草,“啪”她猛的轉過身,嚇了我一跳,把那櫻桃小嘴貼了上來。軟軟的,甜甜的,雖然我們的動作都很稚嫩,但是很纏綿,纏綿的讓我的頭腦昏沉,身體飄飄然感覺她當時很拘束的默默享受。第一次接吻很緊張,手輕輕的搭在她肩膀上,把嘴湊了過去,她笑了一下,要躲開,但只把頭微微的轉了一點,矜持了一下……開始只是嘴唇輕輕的摩擦,漫漫的一下一下的觸動她的嘴唇,然后就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倆人的腦袋扭來扭去,舌頭也糾纏在了一起,我的手也從她肩膀挪到了腰上,用力的箍著她,她的口水沒任何味道,滑滑的,我忘情的用力的吸著她的舌頭,仿佛要吸干對方,呼吸已經不重要了,好過癮。


再后來就接上吻了(她滴初吻吶!),就這樣,初吻在這里,這個操場邊化作了永恒……。互道晚安做個好夢,就這樣我們的第一次初吻就這樣草草結束。我當時還取笑她是個“小木頭”,一點也不懂得配合與情調。以后的日子里。最銷魂也不過是摸摸性感的小屁屁,摸摸頭和手,連咪咪都很少碰過。(那時是學生,不懂事,沒有發展太快)


  但是不管時間流逝多久,卻永遠淡化不了對她的感覺。青澀的,甜甜的,一直保持到現在。她的笑容,她的歌聲就是給我的最好的紀念品,尤其是那第一次的吻。


仍記得那句歌詞:深情吻住了你的嘴,卻無能停止你的流淚……當時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千千萬萬個日子里從來我不曾把她忘記,那次的初吻也是如此難忘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