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大學里的絲襪愛戀
大學里的絲襪愛戀
我上大學了,感覺媽媽也不讓我隨便碰她了,可能她知道我長大了,應該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可是有時候我每個月回來一次還是很希望撫摸一下媽媽穿著絲襪的美腿和屁股,也還是用JJ在她后面摩擦刺激我瀉,而媽媽喜歡正面用陰部摩擦我的JJ,然后用奶子塞滿我的嘴巴,最后在一陣呻吟中倒在我身上。所以每個月我還是很盼望回家,媽媽說,你要好好學習,我們不能老是這樣,媽媽雖然很想要,但我可以自己解決,難道媽媽也自慰嗎?我答應媽媽一定好好讀書。不想其它的,媽媽說,如果我成績好,她會買更加性感一點的內衣,絲襪穿給我看以此來慰勞我。我下定決心,一定努力學習。
  大學還是分散了我對絲襪的注意力,因為都是女孩子,有個別時尚的,雖然看見穿了褲襪,但是總是沒有對媽媽的那種感覺,也許我喜歡成熟一點,年紀大一點的女人穿絲襪。結果總于讓我遇到了我的欲望大學里有很多成人教育和自
  考生,他們大多是男女不共寢室,但是共樓,就是說他們住的地方和本科生不一樣,男生可以自由進出。有一次,一個同學帶我去找他姐姐,他姐姐正好在成人教育里面讀書,所以我一進宿舍就發現這里的女孩子畢竟成熟一些,穿衣服也很時尚。
  同學帶我來到女生住的那一層,剛轉過樓口,我知道我看見了我想要的東西,一直沒有爆發的欲望,只見走道上面的鐵絲欄桿上面全是女生的換洗衣服,有各式各樣的奶罩,各式各樣的內褲,有可愛的,性感的,當然我最中意的還是連褲襪,只見很多雙褲襪掛在那里,肉色的,黑色的,灰色的,在微風中搖曳著,我* ,真是沒見過這么爽的情景,我一下子呆住了,同學讓我在門口等等,他自己進去找姐姐,然而也就是這一刻,我做了平生第一件錯事,我看中了一雙連褲襪,是薄絲,深肉色,不加襠,正反一樣,而且和一件蕾絲三角褲掛在同一個衣架上面,因為褲襪都比較長,雖然鐵絲欄桿很高,但我踮起腳伸手一抓就摸到了絲襪,簡直柔軟絲滑,我的JJ早就已經硬了,這就是感覺,我不知道如何沖動,使勁抓住兩只褲襪腳頭往下一扯,只聽見當當一聲,衣架掉在地上,我迅速拾起褲襪和三角褲往夾衣里面一賽,根本看不出來,沒有人看見,我立刻瘋了似的跑,一直跑,一直跑到一個小樹林里面,我的心緊張極了,過了十分鐘,沒發現什么動靜,于是我這才放心回自己的宿舍。
  總算熬到晚上熄燈的時候,我在被窩里面赤條條的,我借著外面的燈光開始玩弄我的獵物,果然三角褲是蕾絲花邊,半透明,帶彈性的,女人的私處不過有沒洗干凈的黃白印,這個女人一定不是處女,而且還很騷,誰讓你穿得這么性感,我立刻把女人的內褲穿在自己身上,JJ早就硬了,頂著彈力內褲一定也不難受,反而刺激我的龜頭,一邊幻想著這位女主人一定是多么騷,多么漂亮的少婦,只一下,我就泄了,全瀉在內褲上面,一般我對這樣獵物不會玩第二次,往往搞完就扔掉,我脫掉內褲,這內褲質量還不錯,可惜了,不過我可不方便洗,沒辦法。
  在玩內褲的同時我也在撫摸著絲襪,還特意吮吸著褲襪的襠部,似乎能夠感覺到這女主人的味道,雖然夾雜著洗衣粉味,不過還算好,脫了內褲,我很快穿上連褲襪,這一條褲襪很合適,因為我身材并不是很高很胖那種,所以我能夠穿,絲襪緊緊地貼在我的肌膚,我肌膚敏感地刺激,我的JJ也被絲襪刺激著龜頭,我隔著絲襪撫摸著自己的下身,仿佛想像在撫摸著這個沒見到的褲襪主人,一陣痙攣以后,我再次瀉身,褲襪上面全是白色液體。我滿意地收拾了一下,很疲憊地睡了,這一晚睡得很香,而且還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下一次行動偷絲襪。
  從那以后,我常常借口去找人,為了滿足自己地欲望,我一次又一次地將女人們心愛的絲襪偷出來滿足自己的要求,偶爾也聽見:“這是誰啊,偷絲襪,偷內褲,真變態‘,這時候我反而暗暗偷笑,心想,你還叫,下次就偷你的。
  我的大學四年就是在這種變態和欲望中度過,幸運的是我從來沒有被人抓過。
  因為我常常是有把握才下手,不過現在想起來還真有點后怕,(千萬不要模仿)。
  當然這些事我都沒有和媽媽提起來,在家里我一直和媽媽互相安慰著,可是大學畢業了,媽媽40歲了,她正式告訴我,停止這樣的行為,因為媽媽也老了,累了,如果確實很需要會和我說的,其實我知道我媽媽是怕連累我找女朋友,說實話我并不想找個女朋友來安慰自己的絲襪欲望,萬一女朋友不喜歡穿絲襪怎么辦了。
  所以我寧愿在這種天天有機遇中度過,也許我還能夠得到莫大的安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