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家具廠的女同事
家具廠的女同事
我在順德工作,佛山市順德區,誰都知道佛山最出名的有三樣東西,第一樣是佛山無影腳,第二件是佛山的陶瓷,第三件就是我的工作了,家具。來到這里工作純粹是個偶然,也是朋友介紹來的,主要是由于薪水還不錯,即使是窮鄉僻壤也就認了,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這里不同與廣州的繁華,美女也沒有多少,但作為一個制造行業,選在這里建廠是最好的,交通方便,地又便宜,南方老板都是很會打算的。


  我到這里的工作是做銷售的,但是這種銷售不同于一般的推銷,而只是負責接待來訪的客戶,向他們介紹產品而已,所以相對來說比較輕松,大部分時間會呆在公司,偶爾有地方開新店的時候我們也會出差去那指導一下,而且慢慢讓我覺得很自在的是,我發現這里男同事很少,女同事很多,前臺,跟單幾乎是清一色的MM,而且容納了各地的貨色,但還是四川和湖南,廣西的居多,真是各具特色,除了幾個實在是不太能看的,有幾個還是比較有味道的,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一個湖南妹子。


  為什么注意她呢,因為剛來的時候我就在眾多的娘子軍中注意到了她,她當天下面穿了一條非常緊的牛仔褲,渾圓的屁股被繃的緊緊的,兩條性感的大腿一走起路來屁股上的肉都在旋轉,太吸引人了,真想上去用JJ在她屁股上磨兩下,上身穿的是公司統一的襯衣,但這個襯衣顯然對她來說是小一號的,兩個大奶子高高挺起,連里面的乳罩都看的很清楚,特別是她抬手的時候,紐扣之間的縫隙足以讓我看到里面的內容,后來聽我們幾個男同事聊天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個MM名叫李芳,外號叫作“痰盂”,不太好聽是吧,但意思就是說幾乎公司里所有的男同事都跟她有過一腿,有一個小子甚至跟我講起他和李芳在床上的細節,說她也是一個性欲旺盛隨時需要男人的蕩婦,也是一個在床上非常有味道的女人。


  得知了這些,我把第一個目標定在了李芳身上,雖然是別人玩兒過的,但應該還是容易上手的吧。


  在之后的公司活動里,由于我是新來的,很多話題都在我身上,大家也越來越了解我,這里我特別接觸話也比較多的就是對李芳了,李芳也總是很有話的回應,是很健談的一個MM,我邊笑邊說邊想著:“騷貨,希望我干你的時候你也是如此的興奮”。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是比較忙的,這也是我能去到這家公司的原因,因為南方賣家具的人都知道在三月和八月份,廣州,深圳,東莞三個地方會同時開國際家具展覽會,這時候的一個月會忙到天昏地暗,這不今天又加班到很晚,我是新來的,自然要多干了,所有人慢慢都撤退的時候我還在收尾,搞衛生,偌大的展覽廳里擺滿了剛弄好的沙發和床,這是我們工作的成果,過兩天客人來了也將在這里選購他們喜歡的家具。


  我正在收拾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傳來了:還沒走呢,我等你會兒吧,外邊太黑了。聽聲回頭,是李芳!可能是剛才大家干活的原因吧,現在兩個小臉紅紅的,胸前也一起一伏的,每次起伏那兩個乳房都好象要掙破她的襯衣,我在第一時間小弟弟馬上就起立了,我說:啊……是啊,這馬上了,你等我一下,我把這弄完,你先把里面的燈都關了吧。李芳笑了一下,關了燈,我把所有的垃圾收走,很重,她看著我,抬完之后燈也關完了,我坐在一沙發上喘氣,她也順勢坐在旁邊,但跟我還有段距離,問我累么,我說還可以。接著,在偌大的大廳,微弱的燈光里,只剩下我倆的沉默,我問她:“李芳,你有男朋友么?”,“沒有啊”,“你這么漂亮怎么會沒有呢”,“真的沒啊,哈哈,你問這個干嘛”,我說:


  “你看我怎么樣,我覺得我挺喜歡你”。她笑笑說:“挺好啊,但我們剛認識,以后慢慢來吧”。這時,我挪到了她身邊,一手探到她腰后面,一手放她腿上,說:“我不要慢慢來,我要你現在回答,就現在!!”她笑的更厲害了,說現在怎么回答啊,但我心里已經暗爽的不行了,這兩只手上的觸摸感覺已經告訴我,她的腰很細,但不是瘦弱那種,有點象歐美女人那種肉肉的感覺,腰和屁股那有很大的弧度,大腿上的肉很有彈性,是個極品尤物,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么親密的動作她沒有任何的躲閃,于是,我更勇敢了。


  慢慢的,我離近了看她的眼睛,她也看著我,我就更近,直到近到可以聞到她的味道,可以親到她的嘴唇,我兩手用力,完全抱住她,深深的吻了下去,好象聽到一聲呻吟,她開始回吻我,技術很好,還主動把舌頭遞了過來讓我咬住。


  除了沉浸她的親吻,還有更爽的,我腦子里非常清楚的回憶起她白天的穿著和我一直思念的肉體,現在她正在我的兩手掌握中,一手屁股一手奶子,是很用力的揉,一是因為太想蹂躪她了,二是因為我知道這種性欲旺盛的女人就喜歡粗暴的!


  這時她已經半躺在沙發上,我順著她的嘴,脖子一路吻下來,解開了她的襯衣,兩個乳房被半罩杯的乳罩襯托的更大,我扯開掛鉤,兩手撫上兩個堅挺的肉彈揉搓著,她的呼吸就急促的不行了,雙手只是下意識的在摸我,完全聽我擺弄了,脫她褲子的時候受到了一些阻力,因為她的屁股太大褲子又太緊,脫完之后發現了里面一條黑色丁字褲,我在她耳邊小聲說:“寶貝,你這小褲兒好性感”,她紅著臉說:“性感其次,主要白天勒著我這下面好癢好舒服”,這時我也覺得我的小弟弟太痛苦了,解開褲子讓他跳了出來,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象在排A 片,我站起身來,她坐在沙發上,雙手套弄我的J 巴,然后終于用她性感的小嘴含了進去……我不得不說,那感覺,無法言表……我抱著她的腦袋,前后慢慢的草著她的小嘴,過了一會兒后,我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她,褲子脫在半路,襯衣大開著,開的乳罩還掛在胸前,嘴上還有莫名的液體,大波浪的頭發也有點亂了,我拉起她,讓她跪在沙發上,這樣的姿勢顯得她的屁股更大,腰也更細,我對準她的陰道用龜頭在門口輕輕的摩擦,邊摩擦的時候她就已經開始呻吟了,當她逐漸適應這個的時候我大力一挺,整根雞巴都插進了她的陰道!她一聲嬌吟,緊接著就開始慢慢的旋轉她的屁股,自己就一前一后的在配合我,而實際上我還沒有開始動,當時我心想,這女人太會草B 了,一時興奮,我在后面抱住她的腰,看著半裸的李芳,想起剛見她時的幻想,開始全力抽動起來,根根到底,速度也異常的快,李芳開始只是婉轉的叫床,但隨著我的抽插慢慢的有點象嚎叫了,淫蕩的聲音在大廳里回蕩,當時真的是害怕有人來啊,也豁出去了!


  由于做愛的場地實在是太刺激,她的穿著也太性感,而且動作的太快幅度太大,大概不到十分鐘吧,此時的她已經被我頂的幾乎是平爬在了沙發上,我也趴在她后背上,兩手近乎瘋狂的握著她的兩個奶子,開始沖刺,而李芳的叫床聲已經接近瘋狂,隨著最后的五十多下沖刺,我終于射了,我連想都沒想全部發射到她陰道的最深處,還分開她的兩腿用力往里面頂了幾下,最后拔出弟弟的時候還有部分精液都流了出來,我開始清理現場,要是他嗎的被發現沙發臟了就他嗎死定了,清理完我自己的時候發現李芳還在那里爬著,還是用剛才我射她時候的姿勢,在歪著頭邊看我邊喘氣,呼吸沒平復的時候魅聲問我:“小子,你早就想上我了吧,看你剛來的時候就對我色咪咪的,今天干的這么用力,想我想的都憋壞了吧,都說北方的男人厲害,還確實有點受不了呢……”我說:“今天太刺激了,沒發揮好,但確實老早就想干你了,寶貝你真是太淫蕩太性感了,你要是當我老婆,我不但每天干你而且絕對是兩次以上!”李芳一陣蕩笑,做完愛的她顯得更加的嫵媚,她這才開始慢慢穿衣服。穿衣服的時候我還意尤未盡,站在她身后用雞吧頂著她的屁股,兩手肉她的奶子,滿是她身上的香味兒,她笑著說:“行了,有了今天你還怕沒明天么,今天膽兒夠大的了,趕緊走吧!~我倆就這樣走回了宿舍,雖然之前很累,但回去之后就覺得好象什么感覺都沒有了似的,精神的很那,躺那又回憶了一下剛才的戰況,帶著滿意進入了夢鄉。


  晚上我和李芳談了好久,再確定了一切之后,我們并沒有做愛,而是相擁著睡著,一個月后,我們結婚了,帶著她努力得來的提成,我們一起回了北方,她是個好女孩兒,現在也是,我們一直幸福又性福的生活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