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同事們玩交換
同事們玩交換
有一年的夏天,我和同事王兢、張祺一起去宜昌出差,在火車上,她倆就算計著要到哪去玩,而我想到了在宜昌有一對夫妻網友,以前玩過3P,這次正好有機會在續前緣。正想著,王兢問我宜昌有哪些地方可玩。


  我說:“到時你們倆去吧,我再宜昌等你們。反正宜昌也沒什么玩的。”
  張祺說:“難道你不去?打算干嗎?”


  我說:“這里有我的網友,正好去見見他們。”


  王兢說:“拉倒吧,你又不是十幾歲的人,見什么網友?”


  張祺也不依不饒,非讓我一起去。說到最后,我不小心說出了真相:“我和他們有約定,去玩3P的,不好失約。”


  兩人聽了一愣,然后都笑了起來:“你還有這樣的網友呀!”


  我連忙請她們成全,說了一堆好話,然后去給她們買飲料。


  等我買了東西回來,張祺對我說:“我們商量好了,就跟你一起去會網友。”


  我呆了:“開玩笑吧?我是去3P,你們去干嗎?看A片?”


  王兢說:“就是沒見過,才要去見識見識。”


  “這有什么可見識的。”


  張祺踢了我一腳:“你哪那么多話,讓你帶我們去就帶好了。”


  我看著兩人的表情,算是明白了她們的意思:“不會吧?你們有興趣一起?別到時不干,我可下不來臺喲。”


  王兢說:“你放心,不過你可要保證人不能太寒磣。”


  “那你放心,他們在宜昌都是有身份和品位的,絕不會差。”


  “那就沒問題了。”


  我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問題,是有驚喜有高興,我對她倆說:“你們可想好了,這一見面,可就無法反悔了。”


  王兢說:“啰嗦,不就是上床那點事嗎?”


  “那可不一樣,這是在陌生人面前,還是這么多人。”


  “所以才要去試試呀!”張祺說。


  我釋然了,忙跟我的網友聯系。等我打完電話,再看看王兢和張祺,兩人神色不變。我高興了,王兢和張祺是我們單位有數的美女,想不到這次有這么個機會。


  等到了地方,我的網友楊哥和馮姐已經在車站等我們了。楊哥和馮姐看我真帶了兩個美女,很是高興,王兢和張祺看到楊哥和馮姐氣派和風韻,也放下了心。于是,我們坐上他們的車,先吃飯,然后到了他們的家。


  楊哥家的房子很大,也很洋氣。王兢看了,悄悄對我說:“想不到這樣的人也喜歡玩!”


  我們坐下聊天,王兢和張祺都是很大方、隨和的人,一會就和楊哥、馮姐熟絡了。不過,在我的心理還是有點不安,雖然這個時候說的熱鬧,但不知道真要干的時候,王兢和張祺會怎樣?想到這里,我拿過茶幾上的一副牌,提議玩撲克,并說:“輸了脫衣服。”


  楊哥和馮姐自然答應,我看著王兢和張祺,兩人說:“玩就玩,誰還怕你嗎?”


  聽到她倆的回答,我的心放下了一半。


  我們玩的是暗朋友,第一把我和王兢是一對,由于牌運實在不好,我和她輸了,我想著給她樹個樣子,于是先把長褲脫了,里面是健美三角褲。


  王兢看著我脫了褲子,也沒有遲疑,她穿的是連衣裙,這一脫,就只剩下三點式的胸罩和花斑的三角短褲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樣,王兢是那種很苗條的身材,但胸部爆滿,在胸罩的映襯下,露出了深深的乳溝,她的皮膚是哪種很健康的黑色,大腿修長,微微有些小肚腩。王兢很自然地坐在那里,彎腰去洗牌,到是我和楊哥看著她,有些興奮了,尤其是楊哥,盯著王兢的胸。


  王兢洗好牌,看著楊哥盯著自己,嬌嗔地揪了楊哥一把:“馮姐看著你呢!”


  楊哥哈哈笑了起來。


  馮姐挨近我說:“小兢還有點不習慣吧。”


  我扭過頭,和馮姐嘴對嘴地親了一下:“放心,會習慣的。”


  王兢在我的腿上擰了一下。我們繼續玩,第二把是楊哥和張祺輸了。


  王兢拍著手說:“楊哥,快脫。”


  楊哥自然不在乎,一邊脫褲子,一邊說:“小兢,你再輸了,看你脫什么!”


  王兢說:“你讓我脫什么,我就脫什么。”


  我看張祺還不動,就起來,到她身邊說:“還要我幫你嗎?”


  張祺說:“當然了。”于是,我笑著扯下張祺的裙子,張祺的大腿很結實,圓潤,只不過襯衣遮住了屁股,但更有一種吸引力。


  第三把再玩的時候,就是王兢和馮姐輸了。王兢抓著我的手,吃吃地笑。


  楊哥說:“你剛才說了要聽我的,我讓你脫褲子。”


  王兢說:“脫了又怎樣?”


  這邊馮姐脫了吊帶裙,她里面沒穿胸罩,王兢看著她,也少了顧忌,站起來,很利落地把三角內褲脫掉了。脫掉之后,王兢有點放開了,楊哥坐在她對面,但王兢翹起了二郎腿。楊哥只好把手放在張祺的腿上掩飾。


  張祺對楊哥說:“楊哥,不好受了吧?”


  楊哥摸了摸張祺的大腿:“自然!”


  張祺笑著用手去彈了一下楊哥有些翹起的雞巴。再玩一把,是我和楊哥輸了,王兢高興了:“哈哈,楊哥,這下該你脫褲子了。”


  說完,站起來就去脫他的褲子。王兢的光屁股正好在我的面前,我不禁伸手去摸了摸。王兢站起來,嬌嗔地打了我一下:“你也脫了。”說完,就來扒我的褲子。這牌自然不用再玩下去了。楊哥和馮姐去整理房間,我和王兢、張祺先去洗澡。


  浴室很大,我已經熟悉,王兢身材苗條,皮膚是那種很健康的古銅色,乳房飽滿,微微有些下垂,還有一點小肚子,大腿修長;而張祺是個骨架很大的女人,胸不大,屁股圓潤,一看見兩人的樣子,我的雞巴立刻就硬了,直挺挺地豎起了。


  王兢拿起水蓬頭,沖著我的雞巴澆水;張祺走到我的身后,伸手摟住我的腰,手順勢放在了我的雞巴上,握住了它:“你的雞巴還很沖呀。”


  我說:“自然,怕不怕?”


  張祺哼了一聲:“怕它?能應付我嗎?”


  我笑了起來。


  王兢說:“待會怎么玩?不會輪流讓你和楊哥操吧?那多沒意思!”


  “放心,就怕你應付不來。”


  “那會怎么干?”


  “花樣多了,比如含雞巴,你做嗎?”


  王兢哼了一聲:“那你為我做什么?”


  “我舔你的屄呀。”我笑著把她拉到身邊,伸手捏了捏她的奶子。


  王兢有些欣喜:“你真的舔?我還沒嘗過這味道呢?”


  我說:“不會吧?連這都沒嘗過?”


  王兢伸手打了我雞巴一下:“你以為都像你?”她又問張祺:“你含過你老公的雞巴嗎?我只親過,還沒含過。”


  張祺說:“我也沒含過,但不是什么難事。”


  我說:“那你們要實習一下了。”


  王兢說:“想得美。!”


  張祺說:“說的也是,我先試試!怎么做?”


  我伸手把張祺拉到面前,讓她蹲下來,我的雞巴正好對準了她的嘴。我讓她把嘴張開,把雞巴放進了她的嘴里。張祺閉上嘴,我扶著她的頭,屁股輕輕聳動,雞巴在她的嘴里進出,張祺伸手摟住了我的屁股,不一會就熟練了。然后她站了起來,伸手摟住了我的脖子,我們倆摟著,親在了一起。我的手搭在張祺的屁股上,下身緊貼在在一起,我硬挺的雞巴在她的小腹上摩挲著,分外地舒服。摩挲了一會,我輕輕地收腹,身體之間騰出了縫隙,騰出一只手,把雞巴扶住,上下滑動了幾下,就找到了張祺的屄洞,很順利地就插了進去。然后又把手摁在她的屁股上,身體聳動,操了起來。


  張祺啊地叫了幾聲,捏著拳頭,錘了我的肩膀幾下:“要死,現在就操起來了!”


  我笑著把雞巴抽了出來,拿過水蓬頭,在我們倆身上澆水。


  王兢在一旁,一邊看著我們笑,一邊在身上抹香皂,雙乳和小腹上滿是泡沫,顯出黑漆漆的陰毛,她看見我們分開了,走到我身邊說:“幫我沖沖。”


  我自然樂意效勞。一邊用水在她身上沖,一邊上下其手,在她的屁股上撫摸著。


  王兢的手也搭在我的雞巴上,捏了幾下:“剛才舒服吧?”


  “自然!”我說:“你要不要試試!”


  王兢嬌嗔地捏了我的雞巴一下:“待會收拾你。”


  我說:“你可做好準備喲!3P可是要雙插的。”


  “什么是雙插?”王兢有些好奇。


  我解釋說:“雙插就是兩個人同時干,以個雞巴插屄,一個雞巴在后面插屁眼,你行嗎?”


  王兢有些興奮:“不知道,會不會很疼?”


  “忍忍就沒事的。”


  在說笑中,楊哥進了浴室,他走到張祺身邊,摟住她說:“我來幫你洗洗。”


  張祺嬌叫了一聲,在楊哥的懷里笑個不停。楊哥一只手摸著張祺的乳房,一只手摸著張祺的下體,雞巴貼在張祺的屁股上,嘴在她的脖頸上吻著。


  我和王兢在一旁看著兩人親熱。馮姐也進來了,她在我屁股上拍了一把,拿過水蓬也洗了起來。浴室有些擠了,我和王兢就先出來,隨后馮姐也出來了。


  我們三人走進臥室,以上床,就聽見浴室里傳來張祺的嬌叫聲,肯定是楊哥在干她了。我們不禁笑了起來。


  馮姐對我說:“你應付得了2人嗎?”


  “沒問題。”我躺在床上,雞巴豎著,王兢沒經過這樣的陣勢,就在我身邊躺著,馮姐跟我是熟人了,先趴在我身上親了個嘴,然后順著往下,用嘴含住了我的雞巴。


  我拉過王兢:“你不是沒嘗過被舔的滋味嗎?來,讓你試試!”


  王兢高興了,立刻坐了起來。我讓她把腿張開,跨坐在我的身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算是抱住了她。然后讓她的毛茸茸的屄挨近我的嘴,我伸出舌頭,在她微紅的陰蒂上輕輕舔了一下,王兢的陰蒂微微地動里一下,我又舔了幾下,王兢有些吃不住勁了,身體微微地抖動著,嘴里發出了啊的聲音。我的勁頭更足了,頭微微揚起,舌頭伸進了她的陰唇里,唇挨著她的陰唇,用勁地舔著。舌頭在她的屄里攪動著,王兢身體搖晃得越發厲害,嘴里的聲響也越來越大:“舒服,啊---,好爽!”都后來,她實在吃不住勁了,從我身上下來,躺在我身邊喘氣:“歇歇,撐不住了。”


  我側過身,在她的嘴上親了一下,又捏了捏她已經硬挺的奶子:“舒服吧?”


  “恩!”我笑了:“你先看著。”


  說完,我坐起來,拉過馮姐,把她壓在身下,挺起雞巴,插進了她的小穴里,干了起來。馮姐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身子隨著我的插入微微抖動,嘴里發出啊的嬌叫聲,王兢看得興起,手在我的屁股上摸著:“馮姐,舒服嗎?”馮


  姐說:“待會你試試就知道了。”


  我又猛干了馮姐幾下,然后抽出雞巴,挪到王兢身邊,分開她的大腿,把雞巴對準了她的小洞,捅了進去,然后抬起屁股,猛地往下壓。王兢的叫聲也不遜于馮姐,干到高興處,王兢的兩腿盤到了我的腰間,小腹貼近我的小腹,等到我覺得自己要射了的時候,把她抱得更緊了,雞巴深深低插入到最深處,嘴壓在她的唇上,連舌頭都伸進了她的嘴里,這時,一股濃精從我的雞巴里射了出來,只澆在她的花心上。好一會,我們才喘著氣分開。


  我們歇了一會,坐起來,準備去浴室沖洗。這時,楊哥抱著張祺走了進來。 我站起來,往外走,拍了張祺的屁股:“舒服嗎?”


  張祺用腳踢了我一下。


  王兢和馮姐也起來,跟著我往外走。在浴室里,我們沖洗干凈,又回到臥室,張祺和楊哥正在那里聊天。


  我們又上了床,王兢問張祺:“你們在浴室里干的?這么性急?”


  楊哥坐起來,摟過她說:“當然急了。”


  王兢嬌聲叫了一下,可楊哥哪里忍得住,把她壓在了自己的身下,手就伸到了她的兩腿間,低頭含住了她的乳頭。王兢吃吃地笑著,用腿去觸楊哥的雞巴。


  張祺在旁邊說:“不是要玩3P嗎?怎么玩?”


  王兢聽了,從楊哥懷里掙出來:“是呀,怎么個玩法?”


  我說:“那就從你開始吧。”


  王兢說:“開始就開始,怕什么。”


  我和楊哥都笑了。我們讓王兢跪著,然后我和楊哥站在她的兩邊,兩條雞巴讓她用手握著,我對她說:“你先含雞巴。”


  王兢用手捏了捏我和楊哥的雞巴,然后把我的雞巴先放入了嘴里。我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一只手去捏她的乳房。楊哥跟我做一樣的動作。王兢輪流含著我們的雞巴,臉也因為興奮而有些紅。含了一會,楊哥忍不住要操了,他先躺下來,雞巴直挺挺地豎著,王兢笑著用手打了雞巴幾下,然后慢慢地跨坐上去,讓雞巴進入自己的體內,楊哥伸手摟住她的腰,把她摟抱在自己的身上,然后雞巴往上頂,王兢發出啊地叫聲,把頭伏在楊哥的胸前。我坐下來,手放在王兢的屁股上,用拇指揉著她的屁眼。


  揉了一會,覺得可以了,就扶著雞巴,湊近王兢的屁眼,楊哥停止了聳動,讓我的雞巴慢慢進入。王兢的屁眼很緊,包裹這我的雞巴,我手摁著她的屁股,慢慢地抽送這雞巴,楊哥也在下面用雞巴往上頂。我們配合得很默契,雞巴在王兢的兩個洞里進出。王兢沒有試過遮掩更多滋味,沒頭微皺著,時不時地發出吸氣的聲音,那是在忍著疼。


  張祺挪過來,仔細地看著,問王兢:“怎么樣?”


  王兢喘著氣說:“還行!”我們就這樣干著,一直到射出來為止。自然,張祺和馮姐也被我們這樣干了。
【完】